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福新的博客

将人生发挥到最极致

 
 
 

日志

 
 
关于我

昌乐二中高中历史教师(已退休)。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还是国际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历史学会、中华诗词学会、山东散文学会等会员。潍坊市历史学会常务理事。昌乐县作协名誉主席团委员、昌乐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等。著有散文集《月下小品》和长篇历史小说《侯景乱梁》。

网易考拉推荐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六)  

2016-07-30 18:38:06|  分类: 解读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六)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六)

 

                           刘福新

 

                                       珠儿

 

常州民李化,富有田产,年五十余无子,一女名小惠,容质秀美,夫妻最怜爱之。十四岁暴病夭殂,冷落庭帏,益少生趣。始纳婢,经年余生一子,视如拱璧,名之珠儿。儿渐长,魁梧可爱,然性绝痴,五六岁尚不辨菽麦,言语蹇涩。李亦好而不知其恶。会有眇僧募 缘于市,辄知人闺闼,于是相惊以神,且云能生死祸福人。几十百千,执名一索,无敢违者。诣李募百缗,李难之。给十金不受,渐至三十金。僧厉色曰:“必百金,缺一文不 可!”李怒,收金而去。僧忿然起曰:“勿悔!勿悔!”无何,珠儿心暴痛,爬刮床席,色 如土灰。李俱,将八十金诣僧求救。僧笑曰:“多金大不易!然山僧何能为?”李回而儿已死。李恸甚,以状诉邑宰。宰拘僧讯鞫,亦辨给无情词。笞之,似击鞔革。令搜其身,得木 人二、小棺一、小旗帜五。宰怒,以手叠诀举示之。僧乃惧,自投无数。宰不听,杖杀之。 李叩谢而归。

时已曛暮,与妻坐床上。忽一小儿,?儴入室,曰:“阿翁行何疾?极力不能得追。” 视其体貌,当得七八岁。李惊,方将诘问,则见其若隐隐现,恍惚如烟雾,宛转间已登榻。 李推下之,堕地无声。曰:“阿翁何乃尔!”瞥然复登。李惧,与妻俱奔。儿呼阿父、阿母,呕哑不休。李入妾室,急阖其扉,还顾,儿已在膝下。李骇问何为。答曰:“我苏州人,姓詹氏。六岁失怙恃,不为兄嫂所容,逐居外祖家。偶戏门外,为妖僧迷杀桑树下,驱使如伥鬼,冤闭穷泉,不得脱化。幸赖阿翁昭雪,愿得为子。”李曰:“人鬼殊途,何能相 依?”儿曰:“但除斗室,为儿设床褥,日浇一杯冷浆粥,余都无事。”李从之。儿喜,遂 独卧室中。

晨来出入闺阁如家生。闻妾哭子声,问:“珠儿死几日矣?”答以七日。曰:“天严寒,尸当不腐。试发冢起视,如未损坏,儿当活之。”李喜,与儿去,开穴验之,躯壳如故。方深忉怛,回视,儿失所在。异之,异尸归,方置榻上,目已瞥动,少顷呼汤,汤已而汗,汗已遂起。群喜珠儿复生,又加之慧黠便利,迥异平昔。但夜间僵卧,毫无气息,共转侧之,冥然若死。众大愕,谓其复死;天将明,始若梦醒。群就问之,答云:“昔从妖僧 时,有儿等二人,其一名呼哥子。昨追我父不及,盖在后与哥子作别耳。今在冥司,与姜员外作义嗣,夜分,固来邀儿戏。适以白鼻騧送儿归。”母因问:“在阴司见珠儿否?”曰:“珠儿已转生矣。渠与阿翁无父子缘,不过金陵严子方,来讨百十千债负耳。”初,李贩于金陵,欠严货价未偿,而严翁死,此事无人知者。李闻之大骇。

母问:“儿见惠姊否?”儿曰:“不知。再去当访之。”又二三日,谓母曰:“姊在阴司大好,嫁得楚江王小郎子。珠翠满头髻。一出门,便十百作呵殿声。”母曰:“何不一归宁?”曰:“人既死,与骨肉无关切。倘有人细述前生,方豁然动念耳。昨托姜员外,夤缘见姊姊,姊呼我坐珊瑚床上,与言父母悬念,渠都如眠睡。儿云:‘姊在时,喜绣并蒂花, 剪刀刺手爪,血涴绫子上,姊就刺作赤水云。今母犹挂床头壁,顾念不去心。姊忘之乎?’ 姊始凄感,云:‘会须白郎君,归省阿母。’”母问其期,答言不知。一日谓母:“姊行且至,仆从大繁,当多备浆酒。”少间奔入室曰:“姊来矣!”移榻中堂,曰:“姊姊且憩 坐,少悲啼。”诸人悉无所见。儿率人焚纸酹饮于门外,反曰:“驺从暂令去矣。姊言: ‘昔日所覆绿被,曾为烛花烧一点如豆大,尚在否?’”母曰:“在。”即启笥出之。儿 曰:“姊命我陈旧闺中。乏疲,且小卧,翌日再与阿母言。”东邻赵氏女,故与惠为绣阁 交。是夜忽梦惠幞头紫帔来相望,言笑犹如平生。且言:“我今异物,父母觌面,不啻河 山。将借妹子与家人共语,勿须惊恐。”质明,方与母言。忽仆地闷绝。逾刻方醒,向母 曰:“小惠与我婶别几年矣,顿髪髪白发生!”母骇曰:“儿病狂耶?”女拜别即出。母知 其异,从之。直达李所,抱母哀啼。母惊,不知所谓。女曰:“儿昨归,颇委顿,未遑一 言。儿不孝,中途弃高堂,劳父母哀念,罪莫大焉!”母顿悟,乃哭。已而问曰:“闻儿今贵,甚慰母心。但汝栖身王家,何遂能来?”女曰:“郎君与儿极燕好,姑舅亦相抚爱,颇 不谓妒丑。”惠生时好以手支颐,女言次,辄作故态,神情宛似。未几珠儿奔入,曰:“接 姊者至矣。”女乃起,拜别泣下,曰:“儿去矣。”言讫,复踣,移时乃醒。 后数月,李病剧,医药无效。儿曰:“旦夕恐不救也!”二鬼坐床头,一执铁杖子,一 挽苎麻绳,长四五尺许,儿昼夜哀之不去。”母哭,乃备衣衾。既暮,儿趋入曰:“杂人妇,且退去,姊夫来视阿翁。”俄顷,鼓掌大笑。母问之,曰:“我笑二鬼,闻姊夫来,俱 匿床下如龟鳖。”又少时,望空道寒暄,问姊起居。既而拍手曰:“二鬼奴哀之不去,至此大快!”乃出之门外,却回,曰:“姊夫去矣。二鬼被锁马鞅上。阿父当即无恙。姊夫言: 归白大王,为父母乞百年寿也。”一家俱喜。至夜病良已,数日寻瘥。

 延师教儿读,儿甚慧,十八岁入邑庠,犹能言冥间事。见里中病者,辄指鬼祟所在,以火爇之,往往得瘳。后暴病,体肤青紫,自言鬼神责我泄露,由是不复言。

 

【艰涩字词试解】

 

1、常州:府名。治所在今江苏省常州市。前些日子与老伴去江苏旅游,就是从常州回来的。

2、夭殂:犹夭亡或夭殁。短命而死。夭殂,音yāo cú(妖促)。清曾国藩《<欧阳生文>序》:“老者牵於人事,或遭乱不得竟其学;少者或中道夭殂。” 章炳麟 《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制度未定,太后夭殂。”

3、言语蹇涩:说话不连贯,不清楚。蹇涩,蹇滞,艰涩。

4、眇僧:瞎和尚。眇,音miǎo(渺)。原指一只眼瞎,后亦指两眼俱瞎。《公羊传·成公二年》:“客或跛或眇。”

5、百缗(mín 民):一百串钱。缗,穿钱用的绳子。借指成串的钱,一千文为一缗。“百缗”指钱百串,值约10万文。

6、辨给无情词;巧为辩解而不说实话。辨给,口辨。辨,通“辩”。 给,音jǐ(己)。 情,实。

7、鞔革:蒙鼓的皮革。鞔,音mǎn (蛮),用皮蒙鼓。

8、自投无数:即叩头无数。投,五体投地。不要将“自投”误解为“主动地到官府衙门自首”。

9、?儴:惶急不安。?儴,音kuāng ráng(筐嚷)。《聊斋志异》有一名篇,题目是《于去恶》,也有这两个字。“偶出户,见一人负笈?儴,似卜居未就者。略诘之,遂释负于道,相与倾语,言论有名士风。陶大悦之,请与同居。”关于这两个字,网络中解释都是对的,但出现了以下三种情况:一是字写错了,拼音也跟着拼错了,如很多人写“汪壤”,拼音也就成了“wāng ráng ”;二是,只有一个字“儴”,前边的“?”空着;三是,故意漏掉“?儴”这两个字,或因根本不认识这两个字,或因读音不准,拼不出来。表现了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态度。

10、怙恃:“怙”与“恃”都是“依靠”和“依赖”的意思,指“父母”。 怙恃,音hù  shì (护是)。《诗·小雅·蓼莪》:“无父何怙,无母何恃。”。” 清洪昇《长生殿·春睡》:“早失怙恃,养在叔父之家。”苏曼殊《断鸿零雁记》第二十二章:“吾恨人也,自幼失怙恃。”本人散文集《月下小品》(2002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有篇《墓祭》,开头一段是:“幼失母恃,祖姑矜悯,铭诸肺腑;虽经自立,但曩日恩恤,焉敢忘之?尝诵史书,睹古人报恩之著;望风涉想,汗颜久矣。内子亦感祖姑大德,深赞清明扫墓之念。惟表叔举家北迁内蒙经年,关山迢递,不得音问,以至迟延。近闻表妹复归原籍,成家于故地,已有过从,使吾祭姑夙愿终于能得偿也。”

11、伥鬼:迷信传说中的一种鬼。据说它被虎咬死,反转来又引虎吃人。见 都穆《听雨纪谈·伥褫》。

12、穷泉:九泉之下,指墓中。

13、忉怛:悲痛。忉怛音dāo dá (刀达)。

14、适以白鼻騧送儿归:刚用白鼻黑嘴的黄马把儿送回来。騧,音guā(刮)。

15、血涴绫子上:涴,污染。涴,音Wò (卧)。

16、会须白郎君,归省阿母:一定告诉白郎君,我要回家探望母亲。会须,定要。

17、驺从:驺(騶)古代养马的人(兼管驾车),例驺卒。从(從),跟随的人。古时达官贵人出行时,在车前后侍从的骑卒。驺从,音zōu cóng。语 出《晋书·舆服志》。从,另有读音zòng,例《上林赋》:“扈従横行”,即谓跋扈纵恣而行也。此处的从,乃读从(従)为放纵,不取行従之意也。

18、幞头紫帔:言头裹幞头,身着紫色披肩。幞头, 包头软巾。幞,音pú ( 仆)。帔,音pī (丕)。见《封氏见闻记》之《巾幞》篇。《封氏见闻记》的一

19、入邑庠:此谓做了生员,俗称中了秀才。邑庠,音yì xiáng ,注意,“庠”不读yáng。明清时称县学为邑庠。《剪灯馀话·月夜弹琴记》:“到任三日,祗谒先圣于邑庠。

20、以火爇之,往往得瘳:爇,烧。爇,音ruò (若)。例: “荣王宫火,延燔三馆,焚爇殆遍。”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六)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文辛曰】

 

有赵俪生者,在网络发表了一篇《读<聊斋志异>札记》,他说:“从民族思想的角度,我推崇《公孙九娘》,和一些转弯抹角描述‘大兵’、‘北兵’的 零星的、极不引人注目的篇章;从描绘带有民主性质的爱情以及文章佳妙方面,我爱读《婴宁》、《阿纤》以至《凤阳士人》等;而认为像《珠儿》、《画皮》等则是糟粕性很重的东西。”这种看法,与本人不谋而合,譬如《珠儿》这一篇就没能反映出积极性的价值取向。但这篇文章单从表达性来说,也有几处着眼点。

一、孝道,整篇里都覆盖着。早夭的小惠和以后夭折的珠儿。这一点是不可全面否定的,尤其是今天。这个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的。

二、“僧”(和尚)的贪婪残酷,可能这是当时社会的一个足以引起重视的社会弊端。此篇有两处值得注意:一是故事中的重要人物(七八岁小孩)的一段话:

“我苏州人,姓詹氏。六岁失怙恃,不为兄嫂所容,逐居外祖家。偶戏门外,为妖僧迷杀桑树下,驱使如伥鬼,冤闭穷泉,不得脱化。幸赖阿翁昭雪,愿得为子。”

妖僧竟然迷杀了一个没爹没娘的可怜孩子。二是,用巫术危害乡里,趁机索要钱财,一旦不给,立即报复。文中说:

会有眇僧募缘于市,辄知人闺闼,于是相惊以神,且云能生死祸福人。几十百千,执名一索,无敢违者。诣李募百缗,李难之。给十金不受,渐至三十金。僧厉色曰:“必百金,缺一文不 可!”李怒,收金而去。僧忿然起曰:“勿悔!勿悔!”无何,珠儿心暴痛,爬刮床席,色 如土灰。李俱,将八十金诣僧求救。僧笑曰:“多金大不易!然山僧何能为?”李回而儿已死。

你看,这个眇僧多可恶!

三、阴间里也有贵贱,只要在阴间获得了权势,同样可以为阳间的家人亲戚谋取利益,直到“生死”大事。

四、无论在阳间还是在阴间,“泄密”都是被制止的,此文结尾就告诉了读者一件事儿。

原文是:

“后暴病,体肤青紫,自言鬼神责我泄露,由是不复言。”

译文是:

“后来他突然得了场急病,肌肤变为青紫色。他自已说:因为鬼神怪他泄露了秘密,以示惩罚。从此,他再也不说阴间的事了。”

五、关于蒲松龄写作方法的,或许这一篇我们最应重视的就是这一点了。这一篇是以情节吸引人,用细节感动人,将物性与人性充分地融合起来。

《珠儿》一篇故事荒唐,内容似不足取,但其中一个细节在艺术手法上很有启发作用。它说明只有生活细节才能令人动情的道理。故事写常州人李化的女儿小惠病死多年,父母亲一直怀念她。老人打发能走无常的珠儿去阴间看望小惠。见面后,珠儿对小惠提起父母的悬念,她毫无反应,如睡眠中一般。为勾起她对生前的记忆,珠儿讲了一个生活细节,说:“姊在时,喜绣并蒂花。剪刀刺手爪。血涴绫子上,姊就刺作赤水云。今母犹挂床头壁,顾念不去心。姊忘之乎?”这一生活细节,果然深深刻印在小惠的脑际,随即豁然动情,答应归省父母。

                                    2016年7月30日17点30发于新浪博客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六)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六)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白话聊斋  珠儿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