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福新的博客

将人生发挥到最极致

 
 
 

日志

 
 
关于我

昌乐二中高中历史教师(已退休)。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还是国际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历史学会、中华诗词学会、山东散文学会等会员。潍坊市历史学会常务理事。昌乐县作协名誉主席团委员、昌乐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等。著有散文集《月下小品》和长篇历史小说《侯景乱梁》。

网易考拉推荐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2015-06-03 23:59:15|  分类: 知识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刘福新

 

这个题目可不是随随便便地鼓捣出来的,是经过了好几天深思熟虑才拟定的。因为这是今年“六一”当天我在潍坊“过儿童节”的最大收获。

我与老伴走出“潍坊人家”(北乐道街),横过马路(鸢飞路),要寻个小店填肚子。一眼可看到的不是别的,而是又粗又高的洋槐树(注意:不是国槐),在这条不算很长的东西大街上,洋槐树可以说是全潍坊市的最大特点,这些洋槐树就好比我描写昌乐县城时说的孤山街中段的苦楝树、市场路南段的白杨树。本人虽然对于植物的名字比较外行,但对于树木可是绝对的挚爱(不是一般的热爱)。对于这条栽满了洋槐树的行政街,我不是刚刚发现,而是多年的情结。2004年夏天,我的长篇历史小说《侯景乱梁》第三稿写完后,得到陈炳熙教授的推荐(陈炳熙教授为我的第一部散文集《月下小品》《序》),我到了遍布着洋槐树的行政街,走进了时任潍坊市作家协会主席林培真(笔名“穆陶”)的家,由此出现了一篇令我惶恐不安的《序》,说是惶恐,是真实的,因为《序》里有“在艺术手法方面,既有蔡东藩《历代通俗演义》之谨实;亦有罗贯中《三国演义》之虚实相间、文笔精练简洁;又有现代小说刻画人物心理之细腻。”(见“附一”)我实在担当不起。

我看着这些又粗又高的洋槐树,对老伴说了这么一番话:“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在行政街居住的昌潍地委和专署官员们看中了洋槐树的质朴,栽下了街道两边的洋槐树,若是现代的官员是不可能栽洋槐树的,所以这也是一种时代特征。”尽管我的老伴不懂,但我没有其他的倾诉对象。

因为我是很少吃早饭的,时值正午时分,不免饥肠辘辘,好在潍坊行政街一大溜小吃摊,可走了好多家,都不满意,继续朝西行,眼看着就到街西头了,在一家服饰店,我对女老板搭讪了一声,这西边咋就找不到饭店呀?女老板一指东邻,这不是饭店吗?门头上果然写着“清真饭店”四个字,就是门面太小,不容易发现。进店,女老板说“到里面坐吧”,原来除了店厅与厨房,里边还有一个凉爽的所在,我笑对店老板说,“这叫别有洞天呀!”

早就在店外望到一座碑爬山虎围裹的高高的塔,还以为在很远的地方,不料就在这个清真饭店里。我喜出望外呀,这条行政街不仅有粗大的洋槐树,有我的良师林培真先生的旧居(林先生早已搬迁),有扯东到西的小吃摊,还有一个清真饭店和高耸入云的被绿色植物围裹的高塔。

在这个清真饭店,我遇到了几位“店友”,东南角坐者是一位“颇有眼光的城市达人”,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来路”,并向我索要名片,惭愧的是我的名片早就发光了,只得给他写下了我的姓名(我的名字就是百度和其他搜索引擎指南)。

十分遗憾的是,这个清真饭店老板与我说的,位于他清真饭店里的这座塔(说“半个塔在他的饭店里”更合适吧),还有他开的这个清真饭店,根本在网络里搜索不到。看来这座被绿色围裹着的高塔以及他开的这个清真饭店,还没有达到应有的重视度,只能由我来宣传了。

关于行政街的洋槐树,好不容易搜索到一条信息,是来源于“大众网-齐鲁晚报”作者孙翔的《行政街30多棵洋槐枯黄落叶 布满了白色小虫》。此文见此篇博文的“附二”。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已经13点05分了,我拍下了潍坊市奎文区的行政街第一幅图片。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街南侧的一个单位:山东省地震研究院潍坊办事处。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3、从这幅图片里就已经看到了一座绿色高塔。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4、我进了一个小饭店。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5、在小饭店里边拍照。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6、问我索要名片的就是东南角的坐者(左一)。我觉得不论从哪个角度讲,这都是一位“颇有眼光的城市达人”,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来路”,并向我索要名片,惭愧的是我的名片早就发光了,只得给他写下了我的姓名(我的名字就是百度和其他搜索引擎指南)。左二(穿白衬衣者)是安丘人,一听口音,就知道这不是潍坊市里的人,当然了,也不完全听口音,主要还是说话里透出的厚道,“潍县二哥”是绝对的没有这种“厚道”的,即使想装也装不成。后得知他是安丘人。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7、给我介绍这个清真饭店的就是西邻的久久红服饰店女老板。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8、我到店外拍照。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9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0、我认为位于行政街的这座被绿色围裹的高塔应该得到它在网络里的名分,所以我郑重地介绍它。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1、两张稍微大点儿的饭桌,一张小桌。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2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3、一盘牛肉,45元,一盘芹菜15元。带有蒜泥。还有碗筷。反正是一分不差地付账了。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4、大街南侧的潍坊市市级机关干休所。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5、继续西行。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6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7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8、“御姐”是啥玩意儿?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19、这位大妹子向我介绍原昌潍地委昌潍专署家属院的位置。她说,这条行政街是原昌潍地委家属院的北部。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0、街北侧有个潍坊艺术馆。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1、我拍下了一棵洋槐树的主干。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2、真是心有灵犀呀,我还拍下了另一棵洋槐树主干上的被小虫危害的严重情形。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3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4、行政街的东边是鸢飞路,西边是潍州路。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5、但愿这条具有植物特色(洋槐树)的行政街越来越引起读者的注意。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6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7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28、行政街的“西街”(过潍州路之后的部分)没有了洋槐树,这一集就到这儿了。

 

 

附一:穆陶先生为拙著《侯景乱梁》写的《序》

 

                                     《序》


 

穆 

 

“历史小说”这名字,在古代是没有的。小说的原始,前人多有论述。街谈巷语,鬼域狐从,叙说往事于传闻,勾画人心于百态,警勉惩劝,胥在当世。小说所写,皆为“过去时”。 “过去时”有近有远,都谓之“历史”,无不可。何必将远近分开,别立“历史小说”之名?有人已经说过:“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以此,则可以说:所有的“历史小说”也都是“当代小说”。故“小说”而冠以“历史”之名,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文辛君修治史学,术有专攻,娴于史事而有独见,他身为高级历史教师,深知教育之法,除课业授受之外,道德素质之培养,历史文明之承传,尤宜重视。故执教之余,不惮烦剧,写成长篇小说《侯景乱梁》一书,其所用意,盖在惩恶劝善,伸张正义,察古今之变,明人文所归。其育人之功,当不在讲堂授业之下。

 《侯景乱梁》是写南北朝时期侯景叛乱的事。侯景其人,《梁书》、《南史》有传。他是一个典型的武夫,又是一个政治投机的野心家。他所以能够得意猖狂,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社会混乱与朝廷腐败为他野心的滋生提供了土壤。南北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精神观念最混杂、社会斗争最激烈的历史时期之一。自汉、晋以降,北方民族崛起,中原士族南迁,三百余年间,南北战争不断,人民频受战乱之苦,以建康(南京)为中心的江南,由于北方士族的南迁与南方土著的融合,在经济、文化方面,都有过很大的发展。然而六朝社会风习,却在这种发展繁荣的背后埋下了祸根。这祸根是什么?就是“腐败”。当时从朝廷贵胄到一般士大夫,都是侈靡无度,豪华相竞,崇尚玄谈,耽心晏逸。宋、齐、梁、陈之短命,王、谢金粉之成灰,史家论世,有“清谈误国”之说。然则究其底里,未必尽然。士夫清谈,或可于实无补;清议谈玄,何能伤及国本?故窃以为六朝之短命,不在“清谈”而在“腐败”。南北对峙,偏安江南之朝廷,士族世家、王公贵族,似乎都把“享乐”二字当成了生命的根本,对于 “民为贵”、“治国平天下”的儒家治世观,则渐而泯弃无闻。于是富者愈富,贫者愈贫,两极分化,悬然如壑。《颜氏家训.涉务篇》述梁朝士大夫“出则车辇,入则扶侍,郊郭之内,无乘马者……未尝目观起一拨土,耘一株苗。不知几月当下,几月当收。”出门坐车,到家婢妾环侍,只顾自己享受,哪里还有心思去想老百姓的事情?更有甚者,这些封建统治者们,为了自己的享受,可以凭借势力和金钱,将大批贫民当奴隶供自己驱使奴役,至有一家蓄养奴隶多至千人以上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方面是朝廷权贵溺释佞佛,修行善事;一方面则是民无衣食,啼饥号寒。腐朽荒诞至此,国家怎能不亡!

《侯景乱梁》就是反映了这样一个时代,描写了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中的各类人物。我们从中看到了残忍,看到了虚伪,看到了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也看到了民心,看到了向往,看到了国家兴亡的演变轨迹,社会治乱的倚伏因子。小说中的人物故事、名物典制,基本上都于史有征,既非“戏说”,亦与所谓“新历史小说”者迥不相侔。在艺术手法方面,既有蔡东藩《历代通俗演义》之谨实;亦有罗贯中《三国演义》之虚实相间、文笔精练简洁;又有现代小说刻画人物心理之细腻。虽以当代小说观念视之,离小说至妙之境尚有距离,然文笔谨严,叙事有致,情节参差,亦颇可观。于镜鉴世道人心,建设精神文明,大有裨益。

 

                    公元二零零三年夏历五月于潍坊

 

 

 

附二:行政街30多棵洋槐枯黄落叶 布满了白色小虫

2012-06-08 09:48:00    作者:孙翔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我要评论

本报6月7日讯(记者 孙翔)7日,有市民向记者反映,行政街上有30多棵洋槐树最近竟然飘起了枯黄的落叶,树上的叶子有的已经黄了一多半,有的已经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7日,记者来到行政街,发现路面上已经落满了枯黄的落叶,路旁的两排洋槐树的叶子部分变黄,严重的已经几乎掉光了所有的叶子,只留下光秃秃的树枝。大概有30多棵洋槐树出现了大片枯黄的叶子。一阵风吹过,黄叶簌簌的飘落,俨然是秋天来临时的景象。
  在行政街卖衣服的张女士告诉记者,这边的洋槐树大概从十几天前开始掉叶子,部分树叶枯萎,这两天树叶掉落的最严重,风一吹就跟秋天没什么两样。张女士表示,她的店铺已经在行政街开了好多年,前些年的夏天并没有出现这么严重的掉叶子现象,去年也有枯黄的树叶往下掉,但今年是最严重的。
  记者发现,与秋天正常脱落的树叶不同,行政街落到地上的叶子大部分呈卷曲状,表面皱皱巴巴,摸起来黏乎乎,仔细观察能看到黑色的斑点和白色的小虫,有的叶子上布满了白色小虫。记者随机从一棵洋槐树上摘下几片绿叶,在上面发现了很多蚜虫,平均一片叶子上的虫子就有十只以上。在旁边摆摊卖水果的徐女士表示,这些树叶一看就不正常,明显是虫子太多导致的枯萎脱落,要不然也不会卷在一起。
  行政街两旁的很多店铺都在室外撑起了太阳伞,张女士在室外的衣架上则盖有透明薄膜。“不盖不行啊,树上不停的往下掉小虫子,弄得到处都黏乎乎的,如果弄在衣服上就卖不出去了。”薄膜和太阳伞上都布满了小虫子,部分虫子呈黑色。
  周围店铺的业主对落叶的原因都不清楚,但他们推断是虫子太多的缘故。记者发现,这些洋槐树的树干上都缠有一圈黄色“胶带”,据了解这些胶带通常是工作人员采取的防虫措施。据了解,导致洋槐树夏天飘落叶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病虫害,另一方面则可能是干旱等,在不利的生长环境下,树叶变黄和落叶是植物的自我保护。
  傍晚记者联系到奎文区园林局,工作人员尹先生表示会尽快派人到现场调查,查清具体原因,再进行必要的处理。


 

 

 歌曲:老树

潍坊行政街的洋槐树、绿色高塔、清真饭店(我在潍坊过“六一”第二集)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