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福新的博客

将人生发挥到最极致

 
 
 

日志

 
 
关于我

昌乐二中高中历史教师(已退休)。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还是国际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历史学会、中华诗词学会、山东散文学会等会员。潍坊市历史学会常务理事。昌乐县作协名誉主席团委员、昌乐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等。著有散文集《月下小品》和长篇历史小说《侯景乱梁》。

网易考拉推荐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四)  

2015-11-10 20:4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四)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四)

 

                                     刘福新

 

【原文】

水莽,毒草也。蔓生似葛;花紫,类扁豆。食之,立死,即为水莽鬼。 俗传此鬼不得轮回[1],必再有毒死者,始代之。以故楚中桃花江一带[2], 此鬼尤多云。楚人以同岁生者为同年,投刺相谒[3],呼庚兄庚弟[4],子侄呼庚伯,习俗然也。有祝生造其同年某,中途燥渴思饮。俄见道旁一媪, 张棚施饮,趋之。媪承迎入棚,给奉甚殷。嗅之有异味,不类茶茗,置不饮,起而出。 媪急止客,便唤:“三娘,可将好茶一杯来。”俄有少女,捧茶自棚 后出。年约十四五,姿客艳绝,指环臂钏[5],晶莹鉴影。生受盏神驰;嗅其 茶,芳烈无伦。吸尽再索。觑媪出,戏捉纤腕,脱指环一枚。女赪颊微笑[6],生益惑。略诘门户[7],女曰:“郎暮来,妾犹在此也。”生求茶叶一撮,并藏指环而去。至同年家,觉心头作恶,疑茶为患,以情告某。某骇曰:“殆矣[8]!此水莽鬼也。先君死于是[9]。是不可救,且为奈何?” 生大惧,出茶叶验之,真水莽草也。又出指坏,兼述女子情状。某悬想曰:“此必寇三娘也。”生以其名确符,问:“何故知?”曰:“南村富室寇氏女,夙有艳名。数年前,食水莽而死,必此为魅。”或言受魅者,若知鬼姓氏,求其故裆[10],煮服可痊。某急诣寇所,实告以情,长跪哀恳; 寇以其将代女死,故靳不与[11]。某忿而返,以告生。生亦切齿恨之,曰:“我死,必不令彼女脱生!”某舁送之,将至家门而卒。母号涕葬之。 遗一子,甫周岁。妻不能守柏舟节[12],半年改醮去。母留孤自哺,劬瘁不堪[13],朝夕悲啼。一日,方抱儿哭室中,生悄然忽入。母大骇,挥涕问之。答云:“儿地下闻母哭,甚怆于怀,故来奉晨昏耳[14]。儿虽死,已有家室,即同来分母劳,母其勿悲。”母问:“儿妇何人?”曰:“寇氏坐听儿死[15],儿甚恨之。死后欲寻三娘,而不知其处;近遇某庚伯,始相指示。儿往,则三娘已投生任侍郎家[16];儿驰去,强捉之来。今为儿妇,亦相得,颇无苦。”移时,门外一女子入,华妆艳丽,伏地拜母。生曰:“此寇三娘也。”虽非生人,母视之,情怀差慰[17]。生便遣三娘操作。三娘雅不习惯,然承顺殊怜人。由此居故室,遂留不去。女请母告诸家。生意勿告;而母承女意,卒告之。寇家翁媪,闻而大骇,命车疾至。视之,果三娘。相向哭失声,女劝止之。媪视生家良贫,意甚忧悼。女曰:“人已鬼,又何厌贫?祝郎母子,情义拳拳,儿固已安之矣。”因问:“茶媪谁也?”曰:“彼倪姓,自惭不能惑行人,故求儿助之耳。今已生于郡城卖浆者之家。”因顾生曰:“既婿矣,而不拜岳,妾复何心?”生乃投拜。女便入厨下,代母执炊,供翁媪。媪视之怆心。既归,即遣两婢来,为之服役;金百斤、布帛数十匹;酒胾不时馈送[18],小阜祝母矣[19]。寇亦时招归宁[20]。居数日,辄曰:“家中无人,宜早送儿还。”或故稽之,则飘然自归。翁乃代生起夏屋[21],营备臻至[22]。然生终未尝至翁家。

一日,村中有中水莽毒者,死而复苏,相传为异。生曰:“是我活之也。 彼为李九所害,我为之驱其鬼而去之。”母曰:“汝何不取人以自代?”曰:“儿深恨此等辈,方将尽驱除之,何屑此为!且儿事母最乐,不愿生也。” 由是中毒者,往往具丰筵,祷诸其庭,辄有效。

积十余年,母死。生夫妇亦哀毁[23],但不对客,惟命儿缞麻擗踊[24],教以礼仪而已。葬母后,又二年余,为儿娶妇。妇,任侍郎之孙女也。先是,任公妾生女,数月而殇[25]。后闻祝生之异,遂命驾其家,订翁婿焉。至是, 遂以孙女妻其子,往来不绝矣。一日,谓子曰:“上帝以我有功人世,策为四渎牧龙君[26],今行矣。”俄见庭下有四马,驾黄檐车[27],马四股皆鳞甲[28]。夫妻盛装出,同登一舆。子及妇皆泣拜,瞬息而渺。是日,寇家见女来,拜别翁媪,亦如生言。媪泣挽留,女曰:“祝郎先去矣。”出门遂不复见。其子名鹗,字离尘,请诸寇翁,以三娘骸骨与生合葬焉。

 

【艰涩字词试解】

[1]轮回:佛教名词。梵语意译,原意为“流传”,佛教认为,众生因其 言语、行动、思想意识(佛教称“业”)的善恶,在所谓“六道(天、人、 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中生死相续,如车轮流传不停。此处谓误食 水莽草而死,不得转生。

[2]桃花江:在今湖南境。《读史方舆纪要》八○:“(资)水经县(益 阳)南六六里,谓之桃花江,以夹岸多桃也。”今沿江有桃江县。

[3]刺:名片。

[4]庚兄庚弟:犹年兄年弟。庚,年庚。

[5]钏(chuàn 串):手镯。

[6]赪(chēng 称)颊:红着脸。赪:赤色。

[7]略诘门户:此谓祝生询问三娘晚间居于何处,思欲与之幽会。

[8] 殆:危险。

[9]先君:旧时对别人称谓自己死去的父亲。

[10]故裆:穿用过的裤裆。

新浪博客好友“黄河口玉枣”在评论栏里点评曰:“我觉得第十个理解为“在世时穿过的坎肩”为宜,现实中有以衣代人的例子,比如给小孩儿叫魂的时候,可以用小孩儿的衣服代替,斗胆与老师探讨。”我觉得这样解释更准确。我刚才用百度(这个词汇,360资料搜索网缺乏)搜索,的确有不少坎肩的历史资料,特别是清朝。另外,用“过世的人生前穿过的裤子”(特别是女人生前所穿的裤子)来解释“故裆”,好似有点儿低俗了。谢谢老乡好友黄河口玉枣!

[11]靳:吝惜。

[12]柏舟节:谓妇女在丈夫死后矢志不嫁的节操。柏舟,《诗经·风》 中的一篇,中有“彼柏舟,在彼中河。彼两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他!” 之句。《诗小序》谓此诗为卫世子之妻共姜所作。卫世子共伯早死,共姜矢 志不嫁,作诗明志。后因称妇女寡居守志为“柏舟之节”。

[13]劬瘁:辛劳、 劳苦。

[14]奉晨昏:旧时子女侍奉父母,要昏定晨省,即黄昏时为父母安定床 铺,晨起省问安否。《礼记·曲礼》:“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清,昏定而晨省。”

[15]坐听:安然听任。

[16]侍郎:官名。隋唐以后,侍郎为中书、门下及尚书省所属各部长官 的副职。

[17]差慰:略微得到安慰。

[18]胾(zì自):切成大块的肉。

[19]小阜:稍稍使之富裕。

[20]归宁:旧谓己嫁女子回母家探视。《诗·周南·葛覃》:“害害否, 归宁父母。”

[21]夏屋:大屋。语出《诗·秦风·权舆》。

[22]臻(zhēn 针)至:极为完美。

[23]哀毁:因过度悲哀以致形毁骨立,旧时常用以形容居父母丧时的哀 戚情形。《世说新语·德行》:“王戎虽不备礼,而哀毁骨立。”

[24]缞(shuāi)麻:粗麻布丧服 。缞,亦作“衰”,用粗麻布制作,披于胸前;麻,麻带,或扎在头上,或系于腰际。擗踊(pǐ yǒng):捶胸顿足,表示极度悲哀 。《孝经·丧亲》:“擗踊哭泣,哀以送之。”

[25]殇:夭折,早亡。

[26]策:策命。古命宫授爵,帝王颁以策书为符信。《周礼·春官·内 史》:“凡命诸侯及孤卿大夫,则策命之。” 郑玄注:“策谓以简策书王命。”四渎牧龙君:四渎之神。四渎,古指长江、黄河、淮水、济水。《尔雅·释 水》:“江、河、淮、济为四渎。”

[27]马四股皆鳞甲:指传说中的龙马。

 

【文辛叹曰】

读《水莽草》,我们可以学到许多中国自古以来的优秀传统。譬如祝生事母至孝,在黄泉知道母亲一人抚养着小孙子,劳累不堪,天天哭泣。祝生便忽然无声无息地进来了。祝母大惊,抹着眼泪问他情况。祝生回答说:“儿在地下听到母亲哭泣,心里很感悲伤,所以来早晚伺候您。”甚至有了投生的机会也让给了别人,最令人感动的话是:“儿侍奉母亲最快乐,不想再投生。”再譬如,祝生虽中水莽草毒而为鬼,但他没有像其他鬼一样找人代替自己,而且他还非常憎恨那些找人替死的水莽鬼,因此开始驱鬼,救了很多人。
  最后谈到了一个问题,即善有善报,祝生的善行感动了天帝。天帝任命祝生做四渎牧龙君,祝生和三娘都得道成仙。最终,祝生的儿子经寇家同意后,将三娘骸骨与祝生合葬在一起。

但我对此文还有一个疑惑,祝生既然这么多好品德,那为何逝世后报复心那么强?且看原文中的一段:

“儿虽死,已有家室,即同来分母劳,母其勿悲。”母问:“儿妇何人?”曰:“寇氏坐听儿死,儿甚恨之。死后欲寻三娘,而不知其处;近遇某庚伯,始相指示。儿往,则三娘已投生任侍郎家;儿驰去,强捉之来。今为儿妇,亦相得,颇无苦。”看来没有像其他鬼一样找人代替自己,也是有了一个不错的现状,在阴曹地府娶了个美貌的媳妇,而且还是“强捉之来”的。蒲松龄先生撰写此文,或许已有暗示,即使在阴间里行善也是有一定的基础的,若祝生在阴间非常窘迫,可能就有好几个答案。我好似对这件事儿有吹毛求疵之嫌,对于小说中的主角祝生来说,不可否认这是个好人好鬼。其形象还是光彩照人的。
  
            2015年11月10日20:30首发于新浪博客


《聊斋志异》蹇涩字词试解(三十四) - 齐鲁文辛 - 刘福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